船货网首页
微信二维码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大宗商品 > 印尼宣布禁止镍矿石出口,国内镍矿供应面临严重短缺

印尼宣布禁止镍矿石出口,国内镍矿供应面临严重短缺

2019-11-01 09:11:11|来源:FX168财经网| 大宗商品

  据彭博社报道,印尼投资协调委员会主席巴赫利尔(Bahlil Lahadalia)周一(28日)在雅加达对记者表示,印尼停止镍矿石出口,禁令立即生效。

出口禁令再次提前

  这是今年内印尼第二次提前对镍矿的出口禁令,印尼政府在上月将原定于2022年实施的出口禁令提前至2020年1月实施。

  巴赫利尔表示,原预计从印尼出口的镍矿石,将由本地精炼业者以国际价格水准收购。“这项协议的实施并不是基于政府或专业部会的信函,”巴赫利尔说,“而是由镍矿业协会与政府共同实行。”

  该消息公布之后,期镍在伦敦金属交易所上一度上涨1.1%,至每吨1万6960美元。9月初,印尼首次宣布提前镍矿石出口禁令的计划之后,镍价立即触及最高点1万8060美元。

  印尼是全球最大镍矿石出口国。9月,中国进口商赶在印度尼西亚出口禁令生效前“抢货”,当月中国自印度尼西亚进口了250万吨镍矿石,较8月增长50%以上,也是2014年初以来的最高水平。

  这样的情形与5年前印尼实施限制前的情形如出一辙,2014年,印尼曾一度禁止出口镍矿石,最终使得镍价升至每吨逾20000美元。

  中国海关数据显示,在2013年下半年和2014年初,中国镍矿石进口量激增,因买家确保可以获得该原物料。

  2014年印尼禁矿后,菲律宾填补了这一供应缺口。2014年国内进口来自菲律宾的镍矿总量达到峰值3640万吨,此后的两年里菲律宾垄断了中国的红土镍矿供应。中国镍生铁产量并未大幅下降。

  2017年1月12日,印尼宣布有条件允许镍矿出口,中国自印尼进口的镍矿数量逐渐恢复,2018年全年中国自印尼进口红土镍矿1966万吨(镍含量1.65%左右)。

菲律宾能否再次满足国内需求?

  金属镍, 元素符号 Ni,原子序数 28,具有良好的机械强度和延展性,难熔耐高温,在空气中不易氧化,被誉为“钢铁工业的维生素”。

  镍是国民经济、国防工业及科技发展所必须的基础材料和重要的战略物资,全球三分之二的镍产量应用于不锈钢工业,在合金钢、电镀、电子电池和航天领域也有广泛应用。

  全球镍资源储量约7400 万吨,主要有氧化镍矿(又称为“红土镍矿”)和硫化镍矿两种,其中约 60%是红土镍矿, 约 40%是硫化镍矿。

  国家分布中, 澳大利亚镍储量1900万吨,是全球储量最大的国家,占比达到 25.73%,紧接着是巴西、俄罗斯、古巴、菲律宾和印尼,这六个国家储量合计占比达到 72.33%。

  但从产量上印尼和菲律宾将澳大利亚远远甩在后面,2018年全球镍产量(按镍矿中含镍量折算)为230万吨,印尼和菲律宾分别生产56、34万吨,占全球总产量的40%。

  而且,印尼出产的是中国急需的红土镍矿,印尼56万吨的缺口很难在俄罗斯、加拿大、南非找到替代,中国去年产镍11万吨,以硫化镍矿为主。再加上,近些年来,菲律宾国内资源面临枯竭,多座镍矿面临关闭。2018年,2018年菲律宾各主要矿区镍矿开采量2591万吨(含镍量1.3%),较2017同期镍矿开采量2709万吨,减少118万吨,同比减幅4.35%。

  所以在印尼再次禁矿,菲律宾镍矿资源枯竭难题,国内镍矿供应缺口问题很难再像2014年那样得到解决。

  业内人士表示,结合2019年全球国内镍矿印尼和菲律宾方面的供应,以及我国目前港口库存情况,预计2020年国内镍矿供应缺口在800万吨上下。

  一德期货分析师谷静表示,目前印尼禁矿对于原料端的影响在今年年内不会体现出来,从镍铁冶炼来看,镍矿价格有所上涨将导致镍铁冶炼利润收窄。

印尼为什么要禁止镍矿出口?

  停止镍矿出口的举措源于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的计划,该计划旨在将印尼变成其矿产资源的加工者,而不仅仅是原料供应商。

  佐科政府已经表示,打算遵循对镍矿出口的禁令,对铝土矿和铜精矿等其他矿产采取类似步骤。预计遏制措施将加快对冶炼厂,不锈钢厂和电池组的200亿美元投资。

  印尼投资协调委员会主席巴赫利尔说:“不管喜欢与否,我们必须开发冶炼厂,而且我们已经在包括苏拉威西岛东南部,莫洛瓦利(Morowali)在内的某些地方建立了冶炼厂。” “下游产业将为我们的国家带来巨大的附加值。”

  印尼政府通过禁止镍矿出口改善产业结构的政策已经用过不止一次。

  2014年1月12日,原矿出口禁令在印尼正式生效,即日起,在印尼采矿的企业必须在当地冶炼或精炼后方可出口。

  不过,2014年后持续3年的禁令效果并不理想。2017年1月份,政府放松了相关禁令,允许冶炼厂出口镍含量不足1.7%的富余低品位镍矿石。条件是在5年内完成冶炼项目建设,并有30%的镍矿用于国内生产使用,其余低品位可以做出口。

  根据2017年的矿业开采法规,印尼计划于2022年1月12日开始暂停未加工矿石出口,此前已给予矿商五年的时间来在国内建造冶炼厂。随后外国矿企入驻印尼的脚步加快。

  2018年11月20日,日本住友金属矿山表示,在印度尼西亚投资超过2000亿日元建设镍矿石冶炼厂。冶炼厂选址在印尼苏拉威西岛东南部的Pomalaa地区,年产量目标为4万吨。

  在镍生产国聚集的印尼,中国企业也在扩大投资。目前,印尼最大的冶炼企业便是中国不锈钢生产商青山钢铁,其斥资50亿美元在距Hengjaya矿区仅20公里的莫拉瓦利(Morowali) 建设工业园。

  据印度尼西亚冶炼企业协会称,印尼大约有14家镍冶炼厂,另外27家正在建设中。莫拉瓦利工业园区首席执行官Alexander Barus表示,PT Indonesia Morowali工业园区的冶炼厂和PT Virtue Dragon Nickel Industry拥有的冶炼厂每年的综合产能为4000万吨。

  《国别贸易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印尼出口矿产品475.85亿美元,占总出口额的26.4%,迫切需要进行产业结构调整,通过国内加工来为印尼资源出口行业创造附加值。


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