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货网首页
微信二维码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大宗商品 > 上半年煤炭行业经济效益总体向好

上半年煤炭行业经济效益总体向好

2019-07-24 14:41:50|来源:国家能源报道| 大宗商品

  上半年,全国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原煤产量累计完成17.6亿吨,同比增长2.6%。


  全国铁路发运煤炭12亿吨,同比增长2.3%。截至6月30日,全国统调电厂存煤1.38亿吨,平均可用27天,保持在较高水平。”7月16日,在国家发展改革委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展改革委新闻发言人孟玮介绍道,今年以来,我国经济运行延续了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的态势,推动高质量发展的积极因素在不断增多。记者从中国煤炭工业协会获悉,上半年,在宏观经济平稳向好的形势下,全国煤炭行业经济效益总体好转,1~5月份,全国规模以上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实现利润1110.6亿元。


  释放优质先进产能


  上半年,国家有关部门进一步优化存量资源配置,推动在建煤矿加快建设、建成煤矿加快投产,有序释放优质先进产能,不断扩大优质增量供给。


  “随着去产能任务的完成,产能结构优化在不断展开。同时,煤炭产能置换也在持续进行中。”易煤研究院总监张飞龙表示,2017年以来,国内煤炭产能持续增加,截至2018年12月底,全国生产和建设煤矿合计产能45.83亿吨/年。2019年至今,国家发展改革委以及国家能源局共批复26个煤矿项目,均为产能置换项目,合计产能1.96亿吨/年。新批复产能置换煤矿产能均在120万吨/年以上,最大煤矿项目1500万吨/年,多数在500万吨/年以上。从地区来看,新批复项目集中于三西地区,少量分布在宁夏、新疆、青海等地。


  张飞龙称,国内煤矿产能向三西地区集中的趋势不变。从生产产能角度来看,截至2018年年底,山西、内蒙古、陕西生产产能分别为96320万吨/年、85395万吨/年、44378万吨/年,合计产能226093万吨/年,占全国比重64.1%。建设产能方面,截至2018年底,山西、内蒙古、陕西建设产能分别为31225万吨/年、28495万吨/年、17571万吨/年,合计77291万吨/年,占全国比重73.2%。新增产能方面,相比2017年底,陕西、内蒙、云南新增产能较多,分别为3940万吨/年、1045万吨/年、1155万吨/年。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30万吨/年以下矿井加速退出,单井规模提高。截至2018年底,100万吨/年以上矿井数量升至863座,同比增加45座,30万吨/年以下矿井同比减少612座至1528座。截至2018年底,合计生产煤矿3373座,同比减少534座,单井规模104.6万吨/年,同比增加19.2万吨/年。建设煤矿1010座,同比减少146座,单井规模104.5万吨/年,同比增加12.7万吨/年。


  煤炭供应有保障


  国家统计局日前发布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国原煤产量17.6亿吨,同比增长2.6%,比一季度加快2.2个百分点。这与国家针对煤炭供需出现的新形势,指导重点产煤地区和煤炭生产企业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科学均衡组织生产,努力增加产量密不可分。


  “上半年,煤炭供给弹性较强,充分体现了保供的坚决性。煤炭产地两次安全事故导致陕西地区生产严重受限,区域内明盘被压制,产量难以有效释放,但内蒙以及山西生产加速起到了一定的补充作用,整体产量维持上涨。”张飞龙告诉记者,年初产地发生两次煤矿事故后,自2月24日起陕西地区开始分批次发布同意申请复产复工名单,上半年共计发布7批名单,合计煤矿178座,产能42160万吨/年。但实际复产进度却较为迟缓。可以看到,坑口供给弹性较大,在出现部分地区供给短缺的时候,其他主产地产量能够起到明显的增量效应。


  煤炭作为电力行业的重要燃料,关系到国计民生,因此保障电力企业的用煤至关重要。张飞龙称,从2018年初的联合保供到铁路检修期其他铁路的补充效应,再到煤矿事故发生后长协的足量输送,均体现了政府面对于电厂长协保供的决心。


  在进口煤方面,记者从易煤研究院获悉,上半年,我国进口煤量整体呈现逐月增加的态势。从煤种结构来看,以褐煤、动力煤、炼焦煤为主。动力煤进口量小幅减少,炼焦煤、褐煤进口量有明显增加。从进口来源国来看,主要进口国为印尼、澳大利亚、蒙古、俄罗斯。


  沿海动力煤价先涨后跌


  易煤研究院监测数据显示,上半年,沿海动力煤价格呈现先涨后跌的走势,整体运行空间收窄,运行区间579~639元/吨,上下最大波动60元/吨。张飞龙分析称,年初的矿难事故后,产地供给迟迟未能有效恢复,给予煤价较强支撑。而电厂的高库存以及日耗的低迷则压制了煤价的上行空间。


  1~3月上旬,供给主导的上涨。本轮上涨主要受年前年后两次事故影响,价格的真正上涨是第二轮上涨后,主要受益于产地复产进度缓慢以及港口煤种结构性短缺。此前,需求的疲软仍占据一定的主导地位,且第一次事故恰逢节前煤矿停产期,因此未对港口价格形成太过强烈的影响,但支撑效果已经显现。


  3月中旬~6月,需求主导的下跌。供给短缺带动价格一度升至639元/吨附近,但下游接受度并不高。且受宏观、外来电、气温等各方面因素影响日耗回升缓慢,电厂维持高库存策略的前提下存在被动累库的情况,市场回归需求逻辑,沿海动力煤价在3月回落至620元/吨附近,随后弱势运行两个月左右,于5月底再度下行跌破600元至593元/吨。随着消费旺季的到来,在旺季预期、坑口发运不畅导致港口低硫煤种紧缺以及进口煤政策收紧的预期下,煤价在600元/吨一线震荡。


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