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货网首页
微信二维码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大宗商品 > 煤电中长协有了硬约束:划定量价红线 引入信用监管

煤电中长协有了硬约束:划定量价红线 引入信用监管

2017-12-07 16:01:20|来源:中国能源报| 大宗商品

  随着2018年度全国煤炭交易大会的落幕,2018年煤电双方的中长协合同签订工作也进入最后冲刺阶段。
  
  “我们与中电国际等企业已签约1100万吨合同,与其他用户的合同也在签,将于近日完成2018年煤炭购销中长期合同签订工作。”安徽一大型煤企负责人告诉记者。

  据了解,国家发展改革委要求在12月上旬完成2018年合同的汇总工作,在规定时间内未完成购销合同签订和录入网络系统的,原则上不再保留运力。

  业内人士指出,签订价格合理,有量有价的中长期合同是化解“煤电顶牛”、实现上下游稳定发展的有效途径,也是供需双方建立长期、诚信合作关系,提高煤炭供给体系质量的现实途径。

  明确合同量和定价机制

  “我们把基准价定在550元/吨左右,但电厂方面希望在470元/吨以下,差距有点大,还在谈。”山西一大型煤企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今年以来,煤价高位运行,煤企肯定是希望提高长协基准价缩小与市场煤价的差距,而深陷亏损泥潭的电企则想通过下调长协基准价,缓解因煤价上涨过快带来的成本压力。在此情况下,双方正常协商很难达成一致。”大唐燃料开发公司业务经理潘强说。

  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连维良指出,目前市场煤价还处于高位,煤炭企业不能寄希望煤炭价格长期处于高位,但电力企业也不要期待于合理区间以下的低煤价,煤价大跌大涨都不利于落后产能和高成本产能的退出,也不利于全社会用能成本的降低。

  为更好指导煤炭产运需三方做好2018年中长期合同签订履行工作,国家发展改革委日前出台《关于推进2018年煤炭中长期合同签订履行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划定了煤炭中长期合同的量价红线。

  数量上,中央和各省区市及其他规模以上煤炭、发电企业集团签订的中长期合同数量,应达到自有资源量或采购量的75%以上。价格上,供需双方应继续参照“基准价+浮动价”的办法协商确定定价机制;协商不能达成一致意见的,按不高于2017年度水平执行。

  内蒙古伊泰集团期货中心负责人张帅认为,“基准价+浮动价”的价格机制有利于供需双方达成协议。

  “现在的煤价确实高,对于我们厂而言,标煤在700-800(包含运费)之间对双方较为合理。”华能岳阳电厂负责人说,供需双方都希望签订一个价格合理,有量有价的一个中长期合同。“价格机制虽好,希望国家发展改革委的政策能执行到位”。

  不同于2017年长协定价公式,根据《通知》,今年长协价格公式中新增了沿海电煤采购价格指数。

  在申万宏源煤炭分析师孟祥文看来,今年长协价格计算公式新增沿海电煤采购价格指数,主要是为真实客观地反映发电侧电煤采购价格水平及变动趋势。“按照当前价格计算,2018年长协价将比2017年有所下降。”

  不过,采访中,也有人对指数的客观性提出了担忧,“指数很难做到准确,高和低都不好,高了影响采购,低了影响电价。”神华集团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对记者说。

  首次引入信用监管

  值得注意的是,不同于往年,在今年煤电双方的合同签署中,增加了一份企业信用承诺书。

  对此,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表示,从今年开始,把信用服务机构引入中长期合同签订和履约的全过程,监督供需双方的合同履约。

  据介绍,煤电双方对签订中长期合同均有共识,认为建立长期稳定的供需关系,有利于保障电煤供给,实现煤电互惠双赢。在执行的过程中,随着市场煤价和长协煤价价差的波动,合同履约率也会出现波动。

  “今年一季度和三季度长协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格,迎峰度夏期间达80元/吨,我们按照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国煤炭工业协会要求和合同约定,坚持诚信,优先兑现长协合同。但在5-6月份,长协价格短暂高于市场价格的情况下,部分电力企业就有不兑现长协的苗头,个别企业甚至存在拒接、来函要求降价等行为。”上述安徽煤企负责人告诉记者。

  记者了解到,安徽煤企的遭遇并非个案,山西、陕西、内蒙古、四川等地的企业均遇到过相同问题。

  近期,国家发展改革委通过第三方信用机构对2017年中长期合同执行的数据进行了采集,结果显示部分企业存在履约率低,合同质量不高的问题。

  连维良表示,将对今年履约情况不好的企业进行约谈,问题突出的将进行内部通报。明年签约履约情况要在一定范围内公开,并实施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机制,对于不履行合同的企业,情节严重的将纳入失信黑名单。

  “将煤炭中长期合同纳入信用监管体系,将会对煤电双方履约起到很好的促进作用,国家发展改革委规定的75%的量应该能完成,但是价格未必会跟着《通知》中的公式走,还有待后期观察。”上述神华集团人士说。

  “建议加强合同考核,督促严格履行合同,将履约不力、恶意违约的企业纳入不良信用记录。”中国铁路总公司货运部主任赵峻说,“今年在运力紧张的铁路局已经探索建立了铁路货运客户诚信机制,对在铁路长期稳定发运的、合同兑现率高的诚信客户,在运力紧张时期和运力紧张去向、区段加大运力支持力度。明年将进一步完善扩大这一制度的推行。”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煤炭经济研究院教授邢雷认为,在“市场煤计划电”的背景下,要真正解决煤电矛盾还得靠煤电一体化。“比如,神华与国电的合并就是未来解决煤电矛盾一种重要方式。”




大家来点评(0条评论)

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