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货网首页
微信二维码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大宗商品 > 煤价高涨挤压电企利润 煤电联动重启升温

煤价高涨挤压电企利润 煤电联动重启升温

2017-11-14 13:22:53|来源:华夏时报| 大宗商品

  煤炭产业去产能效力明显,今年以来煤价更是大幅上行,但高企的煤价挤压了电力行业的利润空间,让电企叫苦不迭。


  “煤炭价格从2012年开始大幅下降,煤价遭遇拦腰砍断,煤炭行业经营恶化,当时有关部门出台政策以令煤炭行业脱困,随着政策演进,2016年开始煤炭行业去产能,供应减少导致煤价持续上涨,但由于煤炭占发电企业成本约70%,因此电企承受巨大压力。”华创证券分析师王秀强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表示。


  国投安信期货研究院能源首席分析师高明宇告诉记者,短期煤仍有下行空间,但中期煤价高位震荡。


  也就是说,煤价若继续上涨,电企的亏损面或将加剧。有多位业内人士向给记者透漏,为化解煤电矛盾,有关部门已经在商讨煤电联动,明年年初有针对性上调上网电价的可能性较大。


  火电企业亏损


  曾乘煤炭危机赚的盆满钵满的煤电企业,如今却遭遇境况反转,高煤价令电企业绩失色。


  申万宏源表示,年初以来煤价持续维持高位态势,火电行业盈利承压明显,前三季度火电行业营收同比增加14.4%,净利润同比下降59.4%,三季度用电需求旺盛叠加火电标杆电价上调1-2分,火电行业净利润环比增加57.6%,业绩弹性显著。


  据华电集团旗下华电国际三季报显示,其归母净利润为-2.37 亿元,同比减少106.38%。而公司净利润大幅下降,主要原因是煤炭采购价格大幅上涨而上网电价调整不匹配的影响,公司前三季度营业成本为519.86 亿元,同比增长53.53%,扣除煤炭贸易成本后,公司燃料成本同比增长57.76%,主要是煤价同比上升的影响。


  同属于华电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华电能源也遭遇同样的尴尬,据华电能源发布的三季报显示,其2017年1-9月实现营业收入62.29亿元,同比增长5.1%;电力行业平均营业收入增长率为23.6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97亿元,同比下降256.06%,电力行业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为-29.93%。而在解释报告期内归属上司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的原因中,华电能源也提到了燃煤价格同比大幅上升。


  大唐集团旗下火电企业日子也不好过,华银电力亏损5.87亿,净利同比减少12682.23%,桂冠电力营收、净利也均出现同比下滑。


  “煤电矛盾说到底就是煤价市场化与电力非完全市场化的矛盾,去产能这个最大影响因素导致供应量减少,加上贸易商惜售、期货炒作等非理性行为推高煤价,但是电价还是非完全市场化,目前国内的电量只有不到1.5万亿度是市场交易,在全社会用电量中占比不到20%,当上游的煤价高,高成本又不能向下游电费传导,从而产生这个长期存在煤电矛盾。”王秀强告诉记者。


  后市煤价将高位震荡


  尽管目前煤炭价格有所回落,但中期仍将呈现高位震荡格局,这让电企头顶的阴霾难以褪去。


  今年9月,煤炭市场一反往年淡季行情,市场价格持续上涨,9月25日,北方港口现货动力煤报价达730元/吨,煤价达年内高点,港口排队装船要等一周,更为重要的是,煤价远超发改委规定的600元/吨的红色警戒线。


  而煤价大涨引发调控不断增强。


  9月21日,发改委发布了《关于做好煤电油气运保障工作的通知》,随后包括神华、中煤在内的20余家煤企下调煤价。


  而在供暖季来临之际,10月27日,发改委有发布《关于做好迎峰度冬期间煤炭市场价格监管的通知》,表示为防范煤炭价格异常波动,确保迎峰度冬期间煤炭市场价格基本稳定,要严厉打击煤炭行业哄抬价格和价格垄断行为。


  而具有煤炭价格风向标之称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在此期间也应声回落。


  最新一期(2017年11月1日至11月7日)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报收于578元/吨,环比下降3元/吨,指数连续五期下降,累计跌幅8元/吨。


  对此,秦皇岛煤炭网分析师齐波分析认为:“近日六大电力集团沿海电厂库存持续运行于1200万吨以上并不断攀升,11月8日库存量已达到1270万吨左右,刷新了自今年7月14日以来的新高。消费端宽裕的煤炭库存直接导致北上采购积极性下滑,秦港锚地船舶已从100艘左右的高位回落至70艘左右。需求端充裕的库存叠加以高性价比长协煤采购为主的策略,现货价格承压下行不足为奇。”


  不过高明宇对记者分析称,短期现货市场处于被动补库存、主动去库存阶段,价格仍有下行空间,中期煤价将呈高位震荡,


  中泰证券分析师笃慧认为,短期动力煤价继续承压,但受大力度安检、环保、露天矿征地滞后等影响,整体供需偏紧,叠加大秦线进入检修期(10月25日至11月15日),进入冬储旺季的煤价预计高位震荡。


  煤电联动或启动


  火电行业成本的上升急需通过电价调整进行疏导,煤电联动启动预期逐步加强,有望通过上调煤价缓解煤电矛盾。


  煤电联动机制是国家为解决“市场煤”与“计划电”矛盾于2004年推动。2015年12月31日,国家发改委印发《关于完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有关事项的通知》(下称《通知》),完善后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自2016年1月1日开始实施。


  《通知》规定,煤电价格实行区间联动,周期内电煤价格与基准煤价相比波动每吨30元为启动点,每吨150元为熔断点。当煤价波动不超过每吨30元,成本变化由发电企业自行消纳,不启动联动机制;煤价波动超过每吨150元的部分也不联动。煤价波动在每吨30元至150元之间的部分,实施分档累退联动,即煤炭价格波动幅度越大,联动的比例系数越小。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煤价持续上今年7月1日开始,多省市上调火电标杆电价1-2分/千瓦时,但对于火电企业而言仍是“杯水车薪”,仅能覆盖煤炭价格涨幅的1/4,对火电行业的ROE提升有限。


  “煤电联动已经有关部门在商讨之中,明年年初有针对性上调上网电价的可能性较大。”高明宇告诉记者,据其了解,煤炭供应明年面临6500万吨的新增及核增产能,考虑到新矿井难以快速达产,有效新增产量在2860万吨左右,释放供应的空间相对有限。


  国泰君安研报指出,参照年初以来动力煤均价走势,按现行联动公式计算,若2018年初启动煤电联动,则在2014年1月1日电价基础上应该上调1.6 分/千瓦时左右,由于2016年初煤电联动曾下调3分,2017年7月1日全国煤电价格上调1分左右,因此明年初煤电联动电价上调空间理论值在3.64分。但从以往执行情况来看,单次电价上调幅度均在3分及以下,因此预计本次调整幅度最终不会超过3分。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指出,煤电联动主要是为了缓解火电企业因煤炭价格上涨而采取的一项过渡性措施,虽然有利于缓解燃“煤”之急,但毕竟是一种权宜之计,从长远看,应完善以区域电力市场为主的电力市场,形成由市场供求关系决定煤价、电价的价格机制。


大家来点评(0条评论)

客服